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招賢納士 > 成長之路 > 人才成長 成長之路
人 才 成 長  
人中之才,即人才,有謀事之才、謀略之才、將帥之才、棟梁之才。一國人才的眾寡優劣直接影響著國家的興衰存亡。一代又一代的人中之才在各自的曆史時期裏不辱使命地完成了自己的角色,推動了社會的發展。孫子·《計篇》中闡述到:戰爭是嚴酷的,治國是艱辛的。雖然軍事和治國的戰略都從屬於政治、從屬於自然及社會和物質基礎,然而導演戰爭、治國安邦的都是人。而人中之才在社會發展的戰略結構中伴演了至關重要而能動的因素。時至今日,世界各國的競爭日趨激烈,並將競爭引向廣泛、多元、高、精、深的方向發展。時代予以了每個國家、每個企業、每個人飛速發展的機遇,但同時又以“優勝劣汰”的殘酷法則驅馭著每一個參與競爭者——是生存還是死亡的問題,最終隻能由人自己來回答。在幾千年的提問與回答中,落花网聽到了那些積極、堅定或是震撼人心的聲音,這些聲音的發出者便是人類社會的“人中之才”——他們發出倡導世界發展主流的聲音,他們為國家獻計獻策,他們為企業的振興群策群力,他們為發展科學與文明而歡呼,他們為消除無知與愚昧而呐喊,在這些聲音中,你可以聽到最響亮的一群,它們來自世界的東方,長城腳下黃河之畔。幾千年來,他們不停地呐喊,嘔心瀝血、鞠躬盡瘁,推動了中華文明的不斷發展。不幸的是,在這些響亮的聲音中,你不時會聽到,當他們大聲地向“蒼天”闡述完發自肺腑的見解後,總是不放心地加上一句——“您聽到了嗎?”封建體製下對知識分子的壓抑可見一斑。 
人才是人,人是有需要的。人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地位有著不同的需要。美國心理學家馬期洛把人的基本需要歸納為生理、安全、交往、尊重和自我實現五個等級,由低到高逐級形成和發展。“人才”是有著較強能力和較高自我意識的一群。他們在前三項需要得到基本滿足後,便強烈地要求被尊重和充分的自我價值實現。他們要求充分發揮自身潛能,他們極欲看到自己最大能力相稱的工作。可惜“人才”的這一優秀意識經常受到打擊和壓製,被冠以“出風頭”、“好表現”、“爭權奪利”的帽子。最終,人才不能淋漓盡致的發揮其能量。而社會、國家、企業也失去了許多發展的良機乃至產生危害。戰國時代,趙國有名將廉頗,秦國不敢犯其疆界。幾年後廉頗因故告老,秦兵聞息來犯。趙王使人來問廉頗“廉頗老亦,尚能飯否?”廉頗雖老但一心向國,當著來使連吃三大碗飯。但使者害怕廉頗出山損及其集團利益,遂回趙王廉頗已老。趙王正疑慮老臣廉頗再次出山是否會擁兵自重,樂得意不用廉頗。不久趙國亡。雄心和抱負,是自古英雄的共同品質,是推動社會發展的積極動力,執政者須善待之。 
另一麵,人才是人,人在與自然環境進行能量交換時,一定是趨向於最小的能量支付行為,即省時省力的直接索取,將現成物拿來享用。隻要環境一直能夠提供取之不盡的生活資料,人就會一直本能地直接拿來享用。社會環境力對人本性行為的影響體現在兩個方麵:一是社會環境力弱、寬鬆、法製不嚴、沒有激勵機製,人就本能的”少支多收“。如國營企業裏的平均主義大鍋飯,導致職工精神萎靡、不思上進,人才變愚才。二是嚴肅社會環境,變“少付多取”為“多付多取”,斬斷“不付而取”的渠道,人們的行為則向業精神的物質的文明的方向發展。這說的人才亦是普通人,也有趨向於“好逸惡勞“的一麵,若企業領導者不施予環境刺激而任其自生自滅,則所有人都趨向於“急功近利”的價值觀,企業將不再擁有真正的人才。 
再者,人才是人,人有天生的自我保護行為。對社會擇業而言,總的趨勢是自由化。“鳥擇良木而棲,士擇良主而仕”,有能力的人總是自然地向那些工作報酬優厚、更尊重人才,更能充分實現自身價值的單位流動,以保證自己社會地位的不斷提升。而對於企業來講,若企業中已開始有一個真正的人才外流,而又沒有新生力量及時補充時,就已預示這一企業的用人製度存在不合理、不先進的地方。而其它方麵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將隨之而來。人才流動是正常的行為,而人才流失不是。人才流失是企業無可彌補的損失。人才流動的互動行為表現在:企業家總期望優秀人才的不斷流動以帶來創新的思維,而高瞻遠矚的人才總流動到優秀企業家的麾下。人才的自我保護意識和封閉觀念將全部或部分地轉化為奉獻企業自我犧牲的精神——這是人才的“癡”;這是企業的“福”。其實,這正反兩方麵的相互轉化,正是“以人為本”管理思想落實與否的具體體現。 
 
 
 
在線交流